筱霖落芯

不定期更新,自己只是个菜鸟,信我,没有存稿,没有脑洞

总司是审神者13(下)

注意

严重OOC

作者日常放飞自我

不喜勿入

以上OK?

前情提要:

“总司...?”安定不解。也许心里更多的是不安。

“嗯?怎么了?”总司转过身笑着看着安定。

“啊,不,没什么。”

正文如下

“是么?那么,继续吧。”

“嗯,时政发现第一任被我们神隐后,对今剑采取惩罚——强行暗堕,当然这一举措被大家反对,尤其是三条家和各位到家长,可是时政采取了威胁,他们说如果不把今剑交出来就停止本丸的灵力共用,可是,这并没有组织大家的决心。”说罢,安定脸上也露出了微笑,现在想想那段时光是最美好的时刻呢。

“就这样过了一个月,时政准备再一次来提人的时候,大家其实已经没多少体力了,可就在前天晚上,我们在思考对策的时候——”

一串串脚步声传来“不!不好了!”

“嗯?怎么了?秋田?”一期站起来问道。

“哪里,哪里都找不到今剑!”

“诶!”

“能说的清楚点么?秋田。”三日月问道。

我和博多去找今剑的时候,他不在房间里!”

“不再房间里么...”各位都若有所思。

“各地方都找遍了么?”

“嗯,都找过了,就连后庭的樱花树也没有!”

“这可困扰了啊,他能去——”

此时传来两道声音

“今剑——”“退!”

“这是!”药研立马站起来。

“退和乱的声音。”一向沉默的鸣狐说到。

“声音是从锻刀室传来的,各位我先失陪了!”一期率先走出和室。

“一期尼!我也去—”药研也向锻刀室跑向。

“一期殿!药研殿!”

“大家,我们也去看看吧!”

“嗯!”“好!”

药研和一期赶到锻刀室的时候感到疑惑。

不对,这里微微的有第三个人的气息。

一期快速跑到里屋的刀解池“退!乱!没事吧?这是!”

“一期尼,药研!快救救今剑,他刚刚跳到刀解池里了!”

“什么!”

随后一行人也快速赶到。

“药研你快想想办法吧,刚刚今剑就直接跳了下去,退想下去救今剑,可是刀解池有封印,被弹了回来,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办,要不我们用绳子吧!他一定在等着我们救他,对了!用绳子!退快找绳子!”

“啊...是!”被点名的退立马出去找绳子。

“不用找了,退。”

“诶?你在说什—”

“一旦掉进刀解池,就没有生还的可能了。”

“怎么会这样!”

“今剑...”

“今..剑—”听到这个消息后,岩融顺着墙壁跪了下来,“你就..不能再等等我们么。”

“今剑酱...”

“唔唔——啊———!!!”

“大家都回去吧。”

“嗯。”

众人也就只能往刀解池又留恋地望了望。

当天晚上,每间房间里人的心情都不怎么样。

粟田口家——

“如果当时我能抓住今剑的话,他就不会..く…”

“别说了退,这不是你的错大家不会怪你的。”

太刀家——

“今剑酱也太急了吧,就那么跳进刀解池里了,你说是吧,大哥?”

“你醉了,次郎。”

“不~~我很清醒。”双颊泛红的回答道。

明石家——

“诶—今剑掉进刀解池里了啊,那还真是残念啊。”明石撑着脖子躺在榻榻米上回答道。

“哈?国行,你再说一遍试试?”

“就是,今剑好歹是我们的伙伴,你也太过分了吧!”

三条家——

“今剑...他,就这样走了啊。”

“啊,节哀,岩融殿。”小狐丸道。

“但是,大家不觉得奇怪么?刀解池的封印我们一直没有解开过,那么今剑桑是怎么进去的呢?”石切丸问道。

“是啊,这还真是,麻烦啊。”

两天后

本丸里来了一位穿着制服的男子和一位穿着巫女服的女子上前来。

虽然不情愿不过三日月还是上前迎接:“请问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这位就是你们新任审神者,自我介绍一下吧。”

“诸位好,我叫秋,以后多多关照。还有,这是我的近侍——”

一个人从身后走出来。

“你是...?!”

“大家好~我叫今剑,是义经公的守护刀,以后多关照哦!”

随后今剑又走到岩融身前,道:“哟!好久不见讷,岩融!”

岩融也顺势抱住了他,道:“啊,好久不见,今剑。”

可惜,并不是同一个意思讷

提前请假+三坑去向

看到标题各位别打我啊

咳咳,那么我就说一下我的情况
八月八号~八月二十二我有学校组织的夏令营

期间收手机不能更新请假
没错!我是准高一新生~

还有我上的是寄宿制的学校
每10天放假4天
期间收手机

接下来我说一下三坑的去向
总的来说三坑我决定都写差不多30话左右
在上学期间一个月大概2~4话左右

不过可能偏心程度或者跳坑程度一帆的那篇会进度较慢

加上自身原因(我在其他地方也有发文啦)
决定在一年半左右把三坑写完
并且期间不会出现新坑(有新梗憋着)

另外我会每粉丝加50和每坑更新过整十
加一篇番外(毕竟为了修整bug)和加更一篇

以上多谢大家半年多的支持和喜欢,其实中间有过弃坑的念头,不过看到你们的评论小心心和大拇指,这都是我写文的动力

在夏令营之前我会尽量再写2~5话

也在此点名感谢@中也夫人 ,搭档谢谢你一直催稿和给我的灵感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们,我会在高中磨练自己的文笔,而为感谢屏幕前的你

总司是审神者13(上)

注意

严重OOC

本篇(有可能有关)关键词#家暴##抑郁##生命的意义##我不是哲学家之落芯瞎逼逼人生#

作者日常放飞自我

不喜勿入

以上OK?

前情提要:
“噗哈哈哈,安定,你也太认真的吧!”清光自然把刚刚二人的对话看在眼里,旁观者清,明眼人都明白主殿是逗着玩的。

“诶,总司?你这是?”我们的安定小朋友还不知道云云。

“嘛,安定不用这么紧张啦,(⌒▽⌒)我只是希望你不要一直让清光这么担心你啦,自从我把你变回来之后看着没什么异常,但那孩子心里还是装着事的,显然还是有点顾及,你们私下的小秘密我是不管啦,但我不介意帮忙哦——想通了就下午两点叫我起来啊,还有切国晚饭之前来找我一下,不要让别人发现哦——”

“那么就这么说定的哦?”总司向右后退了一步准备离开。

以下正文接上

“那么,诸君,老爷子我就失陪。”

“嗯?”三日月?今剑疑惑道,虽然醒来后的身躯为短刀,自然受三条家宠爱,不过自家弟弟的异状他还是分辨的出来的。

三日月刚刚这是生气了?今剑一脸呆萌的问了问papa。

“嗯?怎么可能啊今剑桑。”废话,石切丸怎么可能回答yes啊,他总不能说自家弟弟在生闷气。

“是么?好吧。”

‘不过主殿确实是瞒着大家的样子呢,也难怪三日月殿下会生气呢,看来日后要多和主殿谈谈。’石切丸如此想到。

“大家!开饭了!”这是光忠麻麻说的。

“来啦!啊!乱你别跑,今天的鸡腿是我的!”

“哟,光忠,今天的寿司里有芥末馅的么?”鹤ball搭了搭烛台切的肩道。

“呃呃,鹤桑,你这是要?”

“当然是去搞事情!”罢,眼里还闪着诡异的星星(☆v☆)。

“哎,不要去粟田口那边搞事情哦,小心下次药研不给你手入了。”

“OKOK,好说好说!”

转眼到了下午两点———————

安定上到了二楼。

“总,总司?我进来了哦—”

“啊,安定么,快坐。”总司拍了拍座位,“既然来了就已经做好准备了吧?”

“嗯!”安定乖巧的坐在总司的对面。

“那开始吧。”

“是!其实...第一任审神者对我们很好,大家也很喜欢她,不过她最后因为丈夫的家暴而辞职了呢,不过,呐总司你知道吗,第一任很喜欢短刀呢,尤其是今剑,所以最后,最后...”安定握紧了拳头。

“最后?”总司问道。

“最后...今剑把她神隐了。”

“是么。”总司平静的问道。

“嗯,ね,总司,我们没有错对吧?我们只是想让那个人活的更好一点,我们没有错——”

总司打断,道:“不对哦。”

“诶?”

“人类啊,经过历史的洗礼,不断的进化,最终还是成为了站着的生物,我们每次在挫折中不断的问自己,为什么活着?其实呢,我也曾经想过这个问题,不过这个问题我觉得是无解的呢,人类拥有着‘野心’,这会让你找到活下去的理由,不过,想要活下去简单,可怎样活下去,这才是我们要思考的,其实你们也没有错呢,只是这条道路,对于人类来说不是最好的方法。”

“既然这样,那难道我们就这样看着么?那个人曾经说过,她其实过的很幸福,她不奢望什么,只希望自己的丈夫开心就好,但,这样真的是正确的么?说真的,我很替她能被神隐而感到高兴,可我也第一次感觉到,原来拥有着人心,也是如此痛苦的事情——”

“啪嗒啪嗒”天渐渐下起了小雨,落到琉璃瓦上,一滴滴眼泪顺着脸颊滚落到常服上,黑色的袴(はかま)溅上了更深的颜色,在其上慢慢晕染开。

“这是...什么?心里好难过……”他不知所措的擦着泪水,望着自己手中的眼泪,随意的顺着掌纹落到地板上。

“别在意,安定,这是人类的一种心情,名作‘懊悔’。”总司摸了摸安定的头,随机又走过窗外,看向下面的人影,“你不需要刻意的去回避它,但也不要一直回想,他对于人类来说,是一个又爱又恨的东西,一方面给人们警钟,而另一方面则是让人痛苦不已的,很多人在逆境中站了起来,重获新生,可不少的人永远困在了原地,甚至选择了极端的方法。”

“总司...?”安定不解。也许心里更多的是不安。

与此同时,窗外——

“哇!下雨了!”短裤们可兴奋了。

“大家不要玩啦,快点进屋子里,爱染桑也请不要踩水坑了,会被萤丸桑指训的哦——屋子里有毛巾,快点来擦擦。”所谓天下短刀皆吾弟的一期尼说道。

“哦—好的一期桑,来了。”

“给,好好擦擦吧。”

“谢谢一期桑。”

“没事。”说罢又担忧的望了望二楼窗台。

主殿,您,到底藏了什么秘密?

总司是审神者12

注意

严重OOC

作者日常放飞自我

不喜勿入

以上OK?

正文如下

“大家快来看!总司的新衣服好看不?”

“哈哈哈,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有活力啊,这就是人靠衣装马靠鞍么?”

不,我觉得爷爷你没资格这么说。

“哇!主人的衣服好好看啊—”这是乱。

“这很风雅呢。”

“哈哈,是嘛,我觉得还是清光的眼光好呢。”然而总司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咳,咳咳...”

“总司?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是不是感冒了?”

一蓝一红有点紧张的看向总司。

“我能有什么事,你们俩就不要瞎操心啦,和长谷部一样。”

“咳!”长谷部中伤。

“啊,对了,明天开始切国将是我的近侍,长谷部可以休息啦,每天看那么多文件,这样身体却会垮掉的哦!”

“啊,是,如果这是主命的话。”

“主殿,让我这种仿品当近侍真的好么……”

“哎呀,哪儿那么多废话,人家骚速剑桑怎么没你就那么多事,要相信自己啊,山姥切桑!”乱拍了拍切国的肩说。

“好吧。”

“嗯嗯,这才对嘛,还有,安定——”总司又扭过头对正在与清光光争论和式比洋式好看的安定说。

“是!总司你找我!”面前的少年十分乖巧的站到冲田面前。

“嗯哼,我说啊安定定酱哟——

(嗯?安定定酱?)

清光其实每天也很辛苦的啦,你看他昨天从下午四点从万物回来就带领第二部队远征去了,凌晨才回来的哦,今天就不要陪他胡闹啦,让他自己也好好休息一下吧。”总司故意把事情说得很严重,好让安定知道自己的错误。

安定也是好久没看到总司这般表情,心里是激动也不是,难过也不是,但也只好先认错:“对不起总司,我错了。”

“噗哈哈哈,安定,你也太认真的吧!”清光自然把刚刚二人的对话看在眼里,旁观者清,明眼人都明白主殿是逗着玩的。

“诶,总司?你这是?”我们的安定小朋友还不知道云云。

“嘛,安定不用这么紧张啦,(⌒▽⌒)我只是希望你不要一直...”总司靠近说了些什么,期间又瞟了一眼后面山姥切,不过这之间的声音只能他们三个能听到。

不过由于总司站在屋檐底下,这其中的眼神和动作,其他人没能发现。

“那么就这么说定的哦?”总司向右后退了一步准备离开。

“诶诶,总司和安定说了什么?”清光毕竟是总司带过的刀,直觉告诉他,这不是什么好事情。

总司清笑了两声:“不告诉哦。”

“不要嘛不要嘛,安定快告诉我总司和你说了什么。”

“我—才—不—要!”

“也不是什么大事嘛,清光光就不要那么执著啦!”

“好吧。”加州清光略微失落的结束了追问,不过在两个月之后,他一定会后悔自己当初没有坚持。

“还有,等会儿我要睡觉的,中饭我就不吃了,其他人最好不要来—打—扰—哦!”之后总司身后貌似出现了黑气。

“呃…总司你放心好了,没人敢敲你房门的。”抢话的却是和泉守。

“嗯嗯,有副长大人这句话我就安心了,那么,大家晚上见了?挥挥~”

“总司快去休息吧!”

“主殿慢走!”

等人影完全看不见了乱才问了问长曾弥虎彻主殿刚刚为什么出现了像暗堕的气息,他刚刚差点就拔刀了呢。

“啊—这个啊,其实嘛也没怎么,你们习惯就好,总司生前被病痛折磨,后几年根本没睡踏实过,所以每到睡觉都会发出低气压,正常。”

“信我,千万不要叫醒他,会很惨的。”和泉守又补充道,他永远忘记不了那年冬天,土方さん的那些“作死”经历。

“散了散了,退,厚,我们回去吧。”乱拉着两个小伙伴往粟田口主宅走去。

“那么,诸君,老爷子我就失陪。”

“嗯?”三日月?

当社障成为五虎退 03

注意

严重OOC

作者日常放飞自我

不喜勿入

以上OK?

正文如下

“哈~”走出房间一期就呼出了一口气。

心中的石头也算踏实的落在了地上。

不管怎么说,越来越好了……不是么……

不禁心里苦笑道,拿着手里仅存一张的手入幅,摇摇头,无奈的走向自家房间。

房间内的气氛此时可热闹呢,一期也因这些小短刀们,才忍下了当初自行刀解的冲动。

“哎,退,我和你说,这是之前我们和一期尼一起去海边玩拍的照片!”

“还有,这些,这些,还有这些都是博多炒股给你买的礼物,你看,这个手链,好看不好看!”

“还有我给你买的小裙子呢……”

“呃,乱,这个退好像不需要吧……”

“我不管,反正退穿什么都好看!”

大家你争我抢的给退介绍自己的礼物,没有了大家长小短裤们最后吵了起来。

而雅栀却悄悄的退出了房间,开玩笑,一个实打实的社障在粟田口家那么多人面前站着?

呵呵,不发抖就不错了。

阴差阳错的避开了要回房间的一期,晃着晃着到了手入室。

但怎么一路上都没碰到什么刀呢?

伴着疑问的雅栀打开了手入室的大门。

蓝后,震惊了。

靠靠靠靠,什么鬼?手入室这是被扩了多少啊?

不过为什么没有一个修复室,都是床位?

合着这是把整个本丸里的刀都搬过来了?

“退?你怎么在这里?”

“刷”一排排眼神都瞟了过来。

什...什么情况?

社障可是很怕被人盯着的。

众人一看雅栀愣住了,也立马明白了什么,纷纷把眼神收回来。

“啊...嗯,我来...我来看看鯰尾哥的伤势。”

“哦,没事的哦,都是轻伤啦!”

“嗯,那就好。”

“哈哈哈。”一个声音传来,“甚好甚好。粟田口的刀么,不介绍一下?”

“啊...对...对不起,我叫五虎退,曾是上杉谦信的佩刀,以后多多指教!”

雅栀内心扶额:啊啊啊!这该死的人设!

“以后多多指教咯!”

“多指教!”

“你好呐!”

“咔咔咔!新刀么,可喜可贺!”

“我叫....”

“我叫....”

很多刀又和雅栀打招呼,让雅栀一时反应不过来。

手入室的门又打开了:“果然在这里,退,我们改回去吃饭了,和大家说再见。”

来着正是一期一振,身后还有骨喰跟着。

“嗯…大家再见。”

“拜拜!”

“晚上见!”

“88!”

又是一阵寒嘘,等五虎退把门关上又是一片寂静。

“退是...今天来的么……”今剑颤着声说,眼泪措不及防的就流了下来。

“嗯…”

“是么……真好。”

kk来的~

咳咳,我来找小伙伴啦~
企鹅号:820907326
有没有姑娘加我啊~

当社障成为五虎退02

注意

严重OOC

作者日常放飞自我

不喜勿入

以上OK?

正文如下

那么感动完了,问题也就来了。

谁都没跟我说过我为什么要穿越成蓝孩纸啊!

妈呀,我现在都不敢正视自己了。

怎么办,要不要自己先给自己来一刀,不行不行,长痛不如短痛,我看还是去碎刀吧。

(落芯:哎,你等等,你要是碎了我还怎么写下去啊!)

“哎~”看来...是没办法了。

“嗯?退,是哪里不舒服么?有什么心事?”

一期摸了摸雅栀的头:“没热度,看来是刚刚显现出来不适应么。”

“累不累?要不要你鯰尾哥哥我抱抱?”

呃……雅栀抽了抽嘴角。

妈耶,虽然知道粟田口一家都很相亲相爱,可这...怎么说也...太弟控了吧?

“不...不用啦,哥哥,我自己能走。”

“嗯!累了就和哥哥们说。”

“我知道了。”

哎妈呀,这两振刀画风不对啊!

三人就在这尴尬的气氛中回了本丸。

迎接三人的是粟田口全员。

不管这么说,这本丸的婶婶还挺欧的,什么毛利啊,信浓啊可都在呢。

这不禁让雅栀对这个本丸怀疑了几分。

这么欧的婶婶为什么到现在才有五虎退?

碎刀?

配上刚刚一期和鯰尾的举动看来很有可能啊……

“啊!是退!”乱第一个说道。

“真的是!”

“退!我好想你!”药研第一个冲上来抱住退。

没错,你没看错,是药研。

第二个扑上来的是骨喰。

“真是,回来真好!”

“呃,嗯,来这么晚真的...很抱歉呢……”

“退不需要道歉啦,只是我们太激动了而已。”

“嗯嗯,退没有做错什么啊。”

“啊,嗯,谢谢大家。”

不满大家说,有这么多兄弟,还真是...幸福呢。

所以,刚刚的举动果然是...发生了什么...

仔细一看,短刀只要不稀有的身上基本上都有伤,而且不只是刀伤。

这还真是...差劲的审神者呢……

“好啦,大家快回房间吧,药研为鯰尾包扎一下,我去向审神者报告。”

“好呀好呀,退,我跟你说哦,我有好多的.....”

等大家都快走光了,鯰尾,药研,骨喰都还留在原地。

“一期尼,那,退的事,你打算怎么办?”药研先开了口。

“只能如实报告了。”

“这样...真的好么,可万一审神者他...”

“哎...要是瞒着,被他知道了岂不是更会...”碎刀。

“嗯,我会和本丸的大家说明的。”

“好,拜托你了,骨喰。”

“这次...要是退出了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要亲手把那个人给杀了!”

“冷静一点!药研!

“嘛嘛,放松一点,药研,快点帮我包扎啦,伤口还疼着!”

“啊,对不起啊,鯰尾哥,随我来手入室吧。”

“那我也去陪兄弟了,一期尼,审神者那边...”

“放心吧,骨喰,退,一定会没事的。”

“嗯。”

说是这样说说,其实怎么样一期也说不准。

走到二楼审神者的房间一期一振叹了口气。

“主殿,一期出阵回来报告。”

“嗯,进来。”

房间被重新排布过,里面完全看不出和式的影子。

一条条铁链,炙热的火炉,还有刑器...

一期一振无视了屋子里的情况报告着。

“那么报告如下,鯰尾中伤,一期中伤,敌人歼灭,获得一把...五虎退。”

“哦?”

审神者放下手中的鞭子。

“五虎退...么,哼!你们就好好珍惜他吧。”

“是,一期告退。”

乔一帆是审神者01

注意

严重OOC

作者日常放飞自我

不喜勿入

以上OK?

正文如下

那一天,叶修死了,是的,那个站在荣耀顶峰的男人死了。

来参加葬礼有很多人,冯主席特意为叶修准备了一个大场。

“切,冯宪先这个老东西,就知道要面子,明明平常一点都不关心战争,在这里假惺惺装给谁看啊!老叶死了也不要他半分怜悯,我真的是气死了,有种来和我到竞技场来pkpk啊!真是蹬鼻子上脸,本少......”

“少天,少说两句吧,叶修前辈也不希望你这样的。”喻文州劝着黄少天到。

“更何况,他值得我们来祭奠他。”出乎意料是韩文清说的。

不过也是,不打不相识,十年宿敌呢,感情能不深么。

“是啊。”叶修哥,看到了吗,大家都很关心你啊!

哥哥那边也拜托啦……

可唯一不在场的就是乔一帆。

房间里,乔一帆躲在一个阴暗的角落,他也只有在这里才有安心感。

曾经,每当自己一个人躲在这里的时候叶修总是回找到他。

可现在,那个人已经不见了。

他生气,生自己的气,因为自己太弱了。

他知道真相,可他不敢承认。

因为一旦认清事实,就会发现是自己害了前辈,是自己杀了前辈。

他那天照常和前辈去刷怪,可是因为自己刀阵放错了位置,导致叶修前期发育不稳定,最后Boss红血的时候把DPS全都掉到了一帆身上,这是又恰好来了丧尸,叶修为了保护一帆,丧尸和Boss的伤害全都引到了叶修身上。

一帆当时眼睛就红了。

叶修忍着痛把Boss和丧尸撩趴下了,然后倒在了一帆面前。

“前...前辈!我...”眼泪从框中夺出。

“呵,别哭啊,别哭成不?我还有事儿要交代呢!”

“前...前辈您说,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做!”

“成。”

“那,第一,我死了这件事不要对任何人说。”

“嗯……我答应!”

“第二,快杀了我。”

“嗯!啊?!前辈,您在说什么!”这刚止住眼泪的一帆又哭了出来。

“快点儿,打紧啊,你也知道我这战斗力,变成丧尸那还不得把联盟一锅端啊。”

“可我...”下不了手……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犟!是不是被包子带坏了!回去让君莫笑好好收拾他去!”

“......”

“得得,我自各来还不成嘛。”说这把千机伞变成刀的样子,毫不犹豫的向自己胸口刺去。

“前...”

一帆话还没说完就被叶修溅了一脸血。

“呃,啊哈哈,还真疼啊,一帆,别哭,这不是你的失误,而是有人策划好的,回去以后什么都别说,这一页总会翻过去的,还有帮我向沐橙道个歉,我没有当一个好哥哥,就这样吧,可别忘了啊!”

说完尸体便化成灰,随风飘散。

当社障成为五虎退01

注意

严重OOC

作者日常放飞自我

不喜勿入

以上OK?

正文如下

(落芯:这里开始就是第三人称视角啦)

「那个,我叫五虎退...因为小老虎们真的很可怜啊……」

映入雅栀眼中的是黑漆漆森林,地上还有血渍,而且只有两位付丧神,他们身上多多少少都有伤口,看来是刚经历过一场硬仗。

“那,那个,是一期尼...和鯰尾哥吗?”

虽说雅栀并不内向,不过无奈自己以前是个社障,穿越过来以后一是人生地不熟的,二是她还没缓过来自己穿越成国宝这个事实。

奈何自己再怎么开朗,也不可能厚脸皮的和他们打成一片。

“呃,啊。是退啊,好久......不对,我们可是等你好久呢!博多和乱他们天天惦记着你来呢,サ,回去吧!”说罢,眼里闪过一丝忧伤。

“...嗯…”

啊!这可恶的社障设定!早知道就好好听社会课了!

(落芯:这锅我不背!明明是雅栀你开头自己介绍的!)

咳咳,说点正经的。

话说刚刚鯰尾哥所说的“好久...”和“惦记”,这怎么听怎么奇怪啊。

不瞒大家说其实年仅11岁的雅栀已经是心理学界的天才了。

她能够准确的判断出刚刚鯰尾哥在说谎,可是碍于五虎退的身份她又不好出口。

五虎退吉光这振刀她听表姐说过,表里如一,是个很惹人怜爱的付丧神,在藤四郎家里属于居中偏下,也是曾经上杉谦信所佩戴的短刀。

让雅栀奇怪的是夜战,太刀和肋差,你要是说非一点的审神者这样编排也就算了,可是只来两振!

exm?

莫不是我要去的本丸的婶婶是个...粪婶?!

no no no 雅栀内心摇摇头,All is right,All is right.

雅栀定了定神,决定去问问大家长。

“那...那个...一期尼,鯰尾哥...”啧,这该死条件反射。

“嗯?怎么了,退?”两位哥哥同时回头。

“呃...本丸里还...还有哪些兄弟呢?”

那两刀的眼神一下子就变了,妈呀,好恐怖!

“嗯~这个嘛,其实我们家只有你没来了哦~”鯰尾哥看不出什么破绽,可是过多的肢体动作出卖了他。

“是哦,大家都很想你的。”

雅栀很是感动,前世的自己在6岁时父母就双亡了,当是亲戚们争先恐后的瓜分父母的遗产,虽然有表姐家撑腰,可是年小的雅栀也是识尽了人间的丑陋,那自闭和社障的毛病就是当时落下。

“嗯...这下,我们兄弟就团聚了呢!”

“是啊。”两振同时说道,只不过是“又一次”呢。

雅栀顺势牵着两人的手,笑着说道,心想:果然不对劲,但是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一定要保护好兄弟们!

上一世,未曾尝爱,这一世,我将自己全盘托出,你收,可好?

————————————————————

这里插一句啊,那个“又一次”是退和他们又一次团聚,不是又一次最后一个显现啊~


还有,最后一句是自己编的啊,怎么总感觉是某部漫画里的呢?

乔一帆是审神者00

人物/世界设定

首先,叶修大大是死的。

等等,听我解释,先别打我。

其次,角色是可以化成人的:

就是说君莫笑顶着张叶修的脸,

而一叶之秋...顶着一张...二翔/叶不羞的脸(可以顺便切换)

其他比如索克萨尔之类的同上。

乔一帆有两个角色:

其三,战队为官设,只不过他们打的是丧尸。

其四,政府为时之政府。

其五,一帆接管的是黑暗本丸。

最后:落芯并没有看完全职啊~所以多多担待啦...【捂脸+别打我】